首页资讯 › 资讯内容
资讯分类
    • 有时去教化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激励
    • 来源:学生处 |作者:杨吉国|2019/10/16 10:17:00|浏览次数:39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时去教化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激励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威海市城里中学  杨吉国
             某一次,我偶然看到了,西方一位特鲁多医生刻在墓碑上的铭言:“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。” 这段铭言越过时空,在我心中久久地回荡。
             这铭言,神圣而质朴。它概括了医学之功,医生能做什么、该做什么。医学的作用总是有限的,但医生的人文关怀却可发挥医学技术层面的不足,从而作用无限。这种人性光芒的传递,是医学真谛的表达,是最能感动人们心灵的地方。
             我想,作为教师,这铭言同样深有启发,其实教育有时不也是如此吗?有时会感觉教育的作用很微小。在对孩子们教育感化时,满怀希望地开始,常常灰心地结束,付出未必能够得到回报。有时想,算了吧,省省吧,那么累有什么用?可心总有不甘,麻木地教书育人,做不来。
             在初三时,我遇到了他——毕鸣宸,学生都称他为“毕大师”。一个初三从经区辗转几个学校的转校生,曾经让母亲放弃工作陪着他,一个让某些专家也徒呼无奈的孩子。他常常对大人说的是:不要跟我讲大道理,要讲,我比你讲得更好。通过家长,了解到,他特别敏感,觉得老师、同学都嘲笑他。老师稍微对他要求高一点,他就觉得看不起他,朝老师发脾气。他觉得自己就像生活在黑洞中,生活没意义。
             这样一个内心对外人封闭抗拒教育的孩子,许多常规的做法根本就没有效果。当时的他,不修边幅,头发也常常是没睡醒卷曲的样子。学习上,也是一塌胡涂,上课常是心游天外。作业常不写,偶尔写了,卷面简直就是盘丝洞,根本看不懂。
             对他想快都快不起来,我只能一点一滴地做起。我留心他的一举一动,从陪伴他开始。那时他住校,早上上操前,我经常去掀他的被子,以保证他按时上操。宿舍里也经常坐在他床前与他交谈,虽然他常常是沉默的。
             不愿与人沟通,我就让他用一个专门的本子,作为他的倾诉对象,把心中的不快和烦恼统统倾泻在其中,可以用图,可以用文字。发动他身边的老师、同学,“平静地”关注着他。使他不脱离班级整体氛围,又有着自己的“独立空间”。
            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,似乎有些起色,又似乎没有。
             直到那一天,在一堂班会课上,我给孩子们播放了当时非常火的筷子兄弟的《老男孩》、《父亲》的视频,他不知怎地感触特强烈,从未学过吉它的他竟从家里拿来了吉它,在宿舍里一遍又一遍地学习弹唱着主题曲:
              “……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
            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
             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。……”
             不久,在一次作文课上,我竟在他作文本上如盘丝洞般凌乱的文字中,挖掘出了一篇动人的文章——《父亲的叹息》。
             “我在父亲沉重的叹息声里,听出了无奈与忧伤……父亲是老了,可我却并不成熟。时常还如同孩童一般,打击着那颗想要靠近的心。……大树老了,小鸟张开翅膀,或许小鸟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飞向高空,在森林上空注视着那棵养育它的大树。”
             这样触及心灵的文字,让我们似乎不相信是他的手笔。全文一气呵成,感人至深。后来这篇文章推荐发表在《威海晚报》上,晚报主编感慨:“这样的年龄,竟有如此深沉的情感和老到的文笔,难得。”

      图片1.png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晚报中发表的文章)
             这之后,毕大师好象整个人都不一样了。在学校里,他不再是格格不入,偶尔也能参与其中,灵光乍现。在家里,也有了变化。家长打来电话感慨:鸣宸心境开阔了许多,假期里主动去拜师学吉他去了,只为弹唱“老男孩”主题曲。并且喜欢上了阅读,还有一个奇特的现象:他现在喜欢写写文字表达心情,有时甚至半夜有了想法,也要起床写。家里出现了很多写满文字的纸片。
             只教了鸣宸一年,我后来对他的关注,是通过其它老师,相较先前,变化已是天翻地覆。在毕业典礼上,我又见到了他,他将全班同学的名字编入歌词中,由每位同学唱出来,作为留念。看着他颇有才气又自信满满的样子,这个时候的他才是内心最安稳,最富有智慧的时刻。
             后来,他考上了高中。2017年夏天,在商场偶遇他和父母,那时的他,已是一个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阳光少年,所取的专业正是他喜爱的“编导”专业。现在的他,正安坐在大学的课堂里,像万千阳光少年一样追逐梦想。

      图片2.png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(在大学宿舍的他)

      我不知道毕大师在初三的转变,是因为我们的坚持还是《老男孩》《父亲》的触发,但我想正是在教育学生时沉下心来,少一点追求立竿见影的“短平快”,多一分对瓜熟蒂落的守望,多了一分耐心,才在教育契机出现的时候,促成了学生的精神蜕变。
             或许,你会说还有不少的孩子没有转化过来,那又有何妨?教化的作用本来有限,我们有时去教化就行。成长需要一个过程,努力非一朝一夕之功。成长的路上,不必刻意去追求完美。
      也许将来,我还会有怀疑的时候,怀疑付出没有回报。但我哪怕走得太快,走得太远,也不会忘记为什么出发,不会忘记自己的教育初心。走进孩子的过程很难,我尽力做到:“有时去教化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激励。”也许时间会治愈一切,只因我们的用心。

       

    • 责任编辑:王虹霞
    • 返回上页打印